解之

粗暴的雜談

Ruka:

我有一個原本是關J擔的朋友,早期最喜歡大倉。大倉被選秀招進來的隔年,她在雜誌上的一小角注意到就對大倉一見鍾情XD那時候大倉還是Jr,她場場公演都抽,抽不到就買,當然每次席都是買最好的,也為了大倉抽番協和去看前輩的控。


大倉從來就不是關西的ACE,特色可能說不太出來,有的就是乖巧聽話,當然事務所內乖巧的孩子一堆,雖然當時的站位也不是說很差,但在一些節目上大概就是在濱中文一的後面。也算是一個特別缺乏粉絲的時期,所以可能對這麼熱愛自己的大飯特別上心一點。看到最後大倉也都認識她,在路上遇到都會打招呼聊上幾句的那種。聽在現在的飯耳裏大概是一件遙不可及的事情,但有擔過Jr的都知道,在Jr時期,一個處在曖昧似藝人非藝人的階段,偶像是真的能和飯很近很近的。


一次大倉不慎在舞台上跌倒的樣子,腿上都掛著傷口,在場為數不多的飯都緊張得要命。明明觀眾也沒多少,樣子也看上去真的很疼,下場休息絕對是最佳選擇,但是當看到大倉忍痛爬起來繼續完成演出,她頓時覺得這個人值得她飯上一輩子。


其實比起飯偶像,她都說她比較像是在和一個特別有抱負的孩子聊天。那段時間她過得很開心,私下也常常偶遇大倉。幾年過去V.WEST被上心、大倉替代ANOTHER後退出的透ちゃん加入,同時J3KANSAI那邊加入大倉組成関ジャニ8,緊接著V.WEST自體消滅,関ジャニ∞出道。只是剛出道後那一段時間工作量驟減,那時她難過死了,當終於盼到出道控興高采烈的去見生人,回來之後卻再也不像以前那樣場場控都去看。五年,十年,EITO經歷了那麼多事情和低潮期,名氣開始增加,現在成了事務所內數一數二的當紅團體,她仍然喜歡大倉,家裡擺著的那些個人周邊至今也都在。


最近見面,聊天聊到一半她突然語氣變得很顫抖,對著我說,她前幾天遇到大倉了!我能從她的語氣聽起來她有多開心,畢竟擔了超過十五年的對象。我問她說那妳有去打招呼嗎?大倉那麼乖的孩子,這麼多年一定也會記得妳的。


但是她搖搖頭跟我說沒有。我問她為什麼,她跟我說現在的大倉太遙遠了,已經不再是當初那個緊握著她的手,露出閃亮眼神拼命道謝的小少年。現在的大倉有那麼多喜歡他的飯,也已經變成了立派的偶像,不好意思上去打擾。也怕大倉覺得沉重,像是在對他施加什麼人情壓力一樣。


她說她永遠不會忘記有一次,她對著大倉說:不管之後發生了什麼,請一定要繼續待在事務所!少年大倉對她點了點頭,露出笑容乖巧地說一定會的。那個笑容讓她永生難忘。Jr來來去去替替補補,爺爺曾說過事務所不需要不上進的孩子。競爭之激烈,真不是普通人能夠理解。沒有想到那麼多年過去,大倉出道了,也確實照著他的理想成了一個這麼棒的偶像。她很開心,能在電視上看到大倉主役是她從沒想過的事情。同時她也覺得,她的責任也自大倉出道的那時候就卸掉了。


所說的責任並不單只是喜歡不喜歡什麼的,是一種有點抽象、以文字來解釋的話,大概就是稱作守護?但這並不是負擔,只是單純地因為喜歡所以想守在他身邊。在他最缺乏人氣的時候告訴他:你看,還有人那麼喜歡你的喔,所以要好好加油。飯Jr的最大樂趣也就是如此,看著自擔一步一步的成長,自己也能從中得到快樂;看著他出道然後被越來越多人認識、甚是喜歡,對飯而言就是無比開心的事情。或許不像以前場場控去看,名義上也已經從飯畢業了,但是心裏卻隨時隨地牽掛著他。她的人生一半都有大倉陪伴,或許是說,都在陪伴大倉。


其實真的很羨慕偶像們的身邊總有這麼喜歡他們的人,不只是我朋友,喜歡大倉的老飯自然還有那麼多。承載著飯的愛戴持續在演藝圈發光發熱,或許無意間在身上堆積了層層壓力;或許演繹著的也已經不是自己最真實的面貌,但是我始終相信不止大倉,關西大叔們仍然和當初笨拙地叫囂著一定要出道的關西少年一樣,保持著初衷。同樣從松竹座起家,正因為同時擁有過被推崇和低潮的片段,更能懂得繁華落盡之迅速,深深體會到珍惜的重要性。


想了一下這大概就是我對關西人如此執著的原因,不過說到底這是我擅自想的,也不是說關東人不好,同樣經歷那麼多風雨,最後享受到該來的成績,都是應得的。但是在一個起跑點就不平等的前提下,我總認為關西人更能懂得機會的可貴,看到他們成長自己也能成長。不論是開拓前路的前輩也好,現在的後輩也好,雖然生態早已不像當年那麼刻苦、資源全都要靠自己去爭取,直到現在關西Jr仍然比關東Jr的資源還要少,這大概是一個無法對等的平衡。


固然能從現在的永瀨廉和平野紫耀身上看到平衡逐漸趨於平等,但我認為事務所用在他們身上的教育方針和歷來、甚是已出道的關西孩子都截然不同。不管如何,這對關西是一個好的突破。這幾年下來關西有那麼多變化,雖然不見得每件事情都是飯能接受的,可是那麼刻薄幹嘛?已定的事情就已定,去把握當下就好。偶像懂得珍惜,飯也要懂得珍惜。


結論依舊:我愛關西人。(完全不知道想表達什麼。)